陜西傳媒網

榆林70年防沙治沙成效明顯

作者:師念

發布時間:2019-07-23 09:17:18

來源:陜西日報

沙里淘金 走出生態致富路——榆林70年防沙治沙成效明顯-陜西文明網

“大漠駝跡絕,塞上柳色新。”6月18日,記者來到榆林,站在七里沙治理區觀景臺上四處眺望,目之所及萬木吐翠、生機勃發。70載治沙造林,榆林的森林覆蓋率已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0.9%提高到33%,陜西的綠色版圖也因此向北推進了400多公里,成為我國第一個完全“拴牢”流動沙地的省份。

“榆林綠”鎖住毛烏素

榆林沙區的發展史,就是一部防沙治沙史。

毛烏素沙地是我國四大沙地之一,面積4.22萬平方公里,它的前鋒活躍在陜西境內,面積2.4萬平方公里,通稱榆林沙區。

新中國成立初期,“一年一場風,從春刮到冬”的惡劣環境,迫使很多榆林人南遷,形成了“沙進人退”的被動局面。

1959年,陜西省治沙研究所在中國科學院沙漠考察隊的基礎上組建,并籌建了第一個治沙造林林場——陜北防沙造林林場,隨后榆林陸續在長城沿線設立了20個國營林場和10多個國營苗圃。

實踐出真知。在反復試驗研究后,科研人員摸索出引水拉沙、沙障固沙、攆沙灣造林、前擋后拉、順風推進、密集式造林等一系列治沙造林適用技術,大大提高了造林成活率。為進一步加快大沙遠沙治理步伐,1974年榆林開創性地開展了我國最早的沙區飛播造林種草試驗。

6月19日,記者在陜西省治沙研究所副所長石長春的帶領下,走進榆林紅石峽沙地植物園,這里是中國飛播治沙最早的試驗地。

飛播治沙造林是沙漠地區關鍵造林技術之一。據石長春介紹,榆林風大,最初飛播撒下的種子很難被埋進地里。在反復觀察天氣變化后,治沙人員發現每年5月中旬,這里會交替刮西北風與東南風,利用這十幾天時間集中進行飛播,種子便可得到深埋。

隨后,治沙人員總結形成了一整套宜播樹種、種子處理、地類選擇、播期和播量等適合沙地飛播造林的關鍵技術。該技術在1978年開始大面積推廣。截至2014年5月榆林最后一次飛播造林結束,榆林沙區累計飛播657萬畝,使人力無法到達的荒沙地帶披上了“綠裝”。

到了20世紀80年代,榆林推行承包造林,涌現出石光銀、牛玉琴等一批全國治沙造林英模代表,他們以“誓讓荒沙變綠洲”的決心,演繹了可歌可泣的治沙壯舉。

進入新世紀,隨著退耕還林、三北防護林、天然林保護等一大批重點生態工程的相繼啟動。為解決防護林多為灌木樹種的樹種單一問題,沙區開始大面積推廣樟子松種植。從0畝到130多萬畝,樟子松成為榆林最驚艷的綠色。同時,榆林積極開展樟子松嫁接紅松科研項目,目前已培育紅松嫁接苗7萬多株。

70年,2157萬畝郁郁蔥蔥的樹林成功鎖住了860萬畝流沙。2018年第24個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干旱日紀念大會上,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建龍指出,榆林防沙治沙取得了巨大成就,中國治沙就是從榆林走出來的,榆林也成為國際上備受關注的“治沙樣本”。

從黃沙漫天到生態宜居

“以前走路去城區得6個小時,由于風沙太大,前一天走過的路第二天就看不見了,所以經常會迷路。”榆林七里沙治理區工作人員劉牛虎回憶道,“20世紀80年代,職工們每天都背著苗子去沙地栽樹,路上風沙吹得都睜不開眼。”

七里沙位于榆林城區北郊,如果這里治理不好,市民的生活環境將會受到極大影響。據住在附近的市民康建國回憶:“當時家里一開窗戶,不一會兒地上、桌子上就全是沙子。”

經過幾十年的治理大會戰,七里沙治理區營造了喬、灌、草綜合治沙樣板林5萬畝,并在路旁、渠畔栽植灌木近50萬株,使6萬畝流沙得到固定、半固定,風沙危害逐步得到根除。劉牛虎欣慰地告訴記者:“現在從七里沙走路去城區,40分鐘就到了。生態環境好了,天上的鳥,地上的野兔、野雞也多了起來。”

“春季種下農作物后,上面還得蓋上沙蒿、沙柳,不然風一刮,種子就被吹跑了!春季挖好的水渠,夏季就被沙子填埋,又得重新挖,費時費力!”回憶起以前的農業生產情況,榆陽區小壕兔鄉刀兔村黨支部書記任成富滿是酸楚。

隨著這些年堅持不懈治沙造林,刀兔村發生了巨大變化。

“這些楊柳一開始是種在馬路兩旁的,現在水位上升后,就像是生長在水里一樣。”任成富說,不到10年時間,村里的刀兔海子水位上升了2米,湖水不僅淹沒了楊柳,還覆蓋了舊的210國道。刀兔村處于陜蒙交界地帶,刀兔海子是蒙語“有響聲的湖”的意思。任成富介紹,現在刀兔村正在以刀兔海子為依托全力打造旅游景區。

經過70年的持續治沙造林,榆林沙化土地和流動沙地面積逐步減少,森林覆蓋率和植被蓋度明顯提高。沙塵暴發生天數由2000年的24天變為目前不再發生,揚沙天氣也由2000年的100天減少到現在的10天以下。

曾經風沙肆虐的不毛之地,如今已成為人與動植物的宜居之地。榆林現有470種野生植物、37種國家二級以上野生保護動物。全市濕地面積達69萬畝,位列陜西省第二名。各級森林公園、濕地公園、沙漠公園、沙漠綠洲成為生態樂園。

沙產業體系初步建立

隨著茫茫沙海變成片片綠洲,沙區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得到了強力保障。目前,榆林初步形成了沙漠治理產業化,建立了以種植業、養殖業、加工業、旅游業、新能源等為主的沙產業體系。

6月22日,記者路過靖邊縣海則灘鎮馬蓮坑村時,不禁被大片金黃色的杏子所吸引。杏樹下,三五成群的人們有說有笑,有的拿起相機拍照,有的則進行采摘體驗。

這片杏園的主人叫許強。“這塊地最早全是荒沙,后來成了灌木林。但我想這么大的地方,不產生一點經濟效益,很是可惜。”許強介紹,2011年他在馬蓮坑村承包了950畝沙地,開始發展果業,栽下了杏、紅棗、桃子、葡萄、櫻桃等。

今年春季,雖然靖邊遭遇了霜凍,但許強的杏樹長勢喜人,有些樹一棵就結出50多公斤杏。據了解,榆林共栽植杏樹90萬畝,年產值超過4000萬元。

在靖邊縣楊橋畔鎮楊二村,村民李應亮依靠院子背后的24畝薄皮核桃和3畝苗圃發家致富,他家也被村民們戲稱為“花果山”。據了解,靖邊縣年產核桃超過24.5萬公斤,年產值達184.3萬元。此外,靖邊縣還大力發展木本油料植物——文冠果。

靖邊縣楊橋畔苗圃主任趙峰告訴記者,文冠果俗稱土木瓜。它的樹葉可用來泡茶,籽可以榨油,每畝文冠果能帶來3000元的純收入。同時,文冠果樹開花時特別好看,花色繁多且香味四溢,可以借此發展旅游。靖邊縣去年集中種植了7000畝文冠果,產業發展前景廣闊。

近年來,榆林建設了樟子松、長柄扁桃、沙棘等百萬畝基地,推廣油用牡丹、長柄扁桃、櫻桃等經濟林新品種,實現沙里淘金。目前,榆林經濟林面積400多萬畝,拉動全市農業人口年均增收1900元,2018年全市林業總產值達到71.2億元。

70年的防沙治沙,勤勞勇敢的榆林人用愚公移山的毅力和人定勝天的勇氣,讓毛烏素沙漠“樹木叢生、百草豐茂”,讓昔日“十耕九不收”的沙地變得美麗富饒、碩果累累。

如今,榆林提出創建國家森林城市新目標,可見的未來里,這顆“塞上明珠”定會在“不畏艱難,敢于斗爭,矢志不渝,開拓創新”的治沙精神帶領下,更加璀璨輝煌!(記者 師念)

責任編輯:張寧寧

更多資訊,下載掌中陜西

  • 陜西新聞

    編輯推薦

    娛樂星聞

   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19 by www.qlhifp.icu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